第10章 活该(改)

书萌一脸不悦,负手,大爷样,轻咳了声,“好好睁大你那双狗眼看清楚,爷在这!”

那人一惊,这才注意到个子小小,相貌清丽的书萌,疑惑间道“那,那他……”

青衣男子指着景凤羽,一脸的难于置信。

“爷的美男保镖不行么?”书萌负手,一脸霸气道。

青衣男子对上景凤羽冷厉摄人的眼睛,再看,这么小小的年纪的爷,锦衣华服,颇有贵气,这一下他信了,又不全信。

狐疑间还是道,“哦,那个小爷,里面请。”

“大爷。”书萌纠正道。

“大爷请坐。”

书萌还没有坐下,而景凤羽已经朝位子上坐去,还瞪了她一眼。

书萌凝眉,景凤羽黑着脸起来,站到她身旁。

书萌这才满意地坐了下来。

此时,夜祭已经凌乱在风里摇摆了。

什么一物降一物,就是如此呀!

那人立即上茶,恭恭敬敬端到书萌面前,“大爷,你是要买奴隶吗?”

接过茶,闻了一下,她嫌恶的放到一旁,这模样,颇像王公贵族家的公子哥。

“大爷是来卖人的。”

“卖?!”那人微愣了一下,富贵人就喜欢玩人奴游戏,玩腻了就卖掉的货,得好好掐掐价格。

“请问大爷有多少货?”

“一个,呃,算两个吧。”书萌风轻云淡的说道。

那人抬眸,不可思议的望着两人,“是,这,这,这两位?”

他发现眼前大爷的保镖目露凶光,浑身透着暴戾肃杀的气息,他心里很忐忑,不知道作何反应了,傻楞了。

“怎么,是歪瓜裂枣,瞧不上!”书萌站起来,掐了下景凤羽的胳膊,又拍了拍他结实的胸,“胳膊粗壮,胸肌发达结实,腿脚利落,顶顶壮如牛的男人,还有这般美貌你还不要?你傻了吧。”

这般作践自己的主子,这小女人真是吃了豹子雄心胆了,夜祭已经在风中凌乱不堪了。

啪啪……

那个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男人,脸上挨了景凤羽结实的两巴掌,并被打飞了出去。

一脸黑气眸中嗜血的景凤羽,还不觉得解气,这小女人作践自己,就是因为被当成牲口卖,心里失衡,刚才的体念,的确不是什么好感觉。

他得让人牙子偿还,欺负小女人的代价。

景凤羽过去,脚朝刚爬起来的青衣男子下身狠狠地踹了一脚,他又飞了,随着一声巨响,直接把一堵墙给撞塌了。

真解气!

还没完,青衣男子被揍得像一团烂泥巴,躺在地上动弹不得,景凤羽才住手,气息微弱的男人喷出几口血,张着没牙的嘴,望着地上吐出的血牙,晕了过去。

哼,欺负她书萌就得这个下场,还算便宜了他。

如今的她可是抱了一个冰山火焰恶魔大腿,不是谁都可以招惹的。

似乎还不解恨,离开时,景凤羽放了一把火,熊熊大火吞噬了整个市场。

看着解气,笑成一朵花的书萌,他很受用的牵着她的手走了。

一夜之间,整个奴隶交易市场被夷为平地,烧成了灰灰。

一年后。将军府。荷香院。

“娘,都一年了,还在因为那贱人不开心么?”

“你娘现在还是妾氏的身份,你依然是庶女,太子身份这般高贵,他会嫌弃你的身份,即便娶了你,也不可能是正妃之位。”

“不会的,太子殿下和我两情相悦,他说过会娶我,我一定是太子妃。”

“那是哄你的傻女儿。”

“那怎么办?”书媛眸子中满满的恨意,“都是因为那个贱人,要不是她一直霸着嫡女之位,太子妃之位一定就是我的。”

“只要她还活着一天,你母亲我,别想被你那偏心的爹扶正。”

“娘,你放心,我亲眼看着她被灭灵幻焰兽吃掉的。”

“吃了?死了?哼,可娘心里不踏实,总感觉她还活着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