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章 呵,哪个是主?

一股甘甜,又充斥着药草的清香味道,喂入口,她情不自禁的吸了起来,慢慢的神志也开始清晰起来。

塑筋草的功效,就是通络,重塑被废的经脉,活血化瘀。

焕髓泉的水温,来源于地下熔岩,易筋洗髓,让人脱胎换骨,而塑筋草能重塑经脉,将人身体调整到最佳状态。

原以为只是传说,没想到她亲身体验到了。

这个男人本事不小,确切的说,是大有来头,那自己这个身板,以后就可以习练玄武技了,成为强者,不在是妄想。

安南国盛行玄武技,强者为尊的世界,要想好好的活下去,必须变的强大起来。

“大叔,我救你一命,你帮我疗伤,先前的不愉快该一笔勾销互不相欠了吧。现在我好了,可以走了吗?”泡了几日的焕髓泉,伤好了,她也得走了。

“你还不能走,等毒解了我会送你回去。”声音很冷很坚决。

“毒!我中了毒?”

“慢性毒,要彻底清除至少要一年的时间,必须送你去一个地方解毒。”依然是冷漠的语调,没得商量的命令,但无敌意。

“我为什么要听你的?”

“你必须听我的,我可以让你成为强者,难道你不想么?”

听起来很让人心动,这小身板太孱弱,虽然自己前世是杀手,但没有内力,在这异世,强者横行,不强大只有被掐死的份。自己又人生地不熟,如今还身中慢性毒,将军府又不想回去,回去怕也得被虐,那就勉为其难吧。

他虽冷酷残暴,却不会害自己,她相信自己的眼力,此人虽面瘫冷酷,凶残,但对自己很友善的,就听他的话,把毒解了在说。

她想了想,离开这里之前,还得让他帮自己办点事,就道,“行,我听你的,不过,你得跟我去一个地方。

“好。”景凤羽想都没想就答应了。

第二天,女扮男装的书萌带着景凤羽和夜祭去了人牙子市场。

安南国一直延续着奴隶制度,泾州城外十里坡的集市,有一个很大的奴隶交易市场。一大早,便已人满为患,买卖红火。

书萌环视了一下四周,机灵的眸子在人群中搜寻着。

景凤羽和夜祭一言不发的跟在她的身后,完全不干涉她任何行为。

“这位爷,你看看,多水灵的姑娘,买回去今天晚上就能好好的侍候您,来一个吧。”

“瞧一瞧,看一看,年轻体壮,别错过,寡妇门前是非多,不如买个听话的省事多……”

吆喝声不时的传来,鞭子时不时的抽打那些奴隶,惨叫,骂声,闹哄哄的在市场中沉浮。

书萌走了一阵,像是发现了什么,脚步停了下来,目光盯着不远处一个抄着手东张西望的壮汉,嘴角划过一丝冷笑,转头朝景凤羽看。

她眸光中透着狡黠,对两人道,“我要装着卖人的样子找他,你们要配合我。”

“卖人?你要卖谁?”夜祭不解道。

见她的目光盯着自己,夜祭一副难于置信的样子,这是要卖他的节奏。

跟着自家主子,被一个小女子当奴隶卖。这算什么事,悲惨了我!

而冰块脸的景凤羽,身上更是散发出冷冷的寒意,夜祭打了个寒颤,爷这是生气还是默许了呢?

“跟我走。待会你们不要多言,我说什么,你们都点头称是。”书萌交待道。

书萌唇角划过狡黠的笑意更深,夜祭又打了一个寒颤。

三人尾随那个壮汉,走进了一个院子,一青衣中年男子笑眯眯地迎了上来,眼珠子滴溜溜的把三人打量了一番,目光落到景凤羽的脸上,见他气度不凡,很有气场,应该是主子。

夜祭抖了下,心想,完了完了,爷这是被瞧上了,还是……有人要遭殃了。

“三位,哪个是主呀!”说着目光落到身材伟岸,英姿飒爽的,景凤羽的脸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