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章 滚

“她还能活多久?”

“也就二十来时日吧。”

“她不能死,本王要她好好的活着。”

秋太医被他的凶厉表情,骇得浑身发抖,接着道,“有一个人可能有法子,可以试试。”

“谁?”

“万毒谷的毒王万毒殇。”

“他?那个老怪物!如果能解,得要多长时间?”景凤羽生冷的眸光变得晦涩起来。

“要完全清除毒素,怕要一年。”

“一年!”

听说有救,景凤羽的脸上缓和了起来,眸中散发出翼翼光芒,转瞬又锋利冷寒,“今天的事对外不许声张,否则休怪本王不念旧情!”

握紧的拳头发出咯咯的脆响声,秋太医脸色煞白,抹着额头的汗,战战兢兢道,“下官明白!”

“你走吧。”

秋太医走了,景凤羽让人备了温水,亲自拧了毛巾给书萌擦脸。

护卫夜祭惊得眼珠子差点儿掉出来。

这丑丫头竟然,能被殿下这样对待!

原来殿下取向竟然是这样,他喜欢丑女!这怎么可以!

好温柔的殿下,这是他第一次看到殿下有这么温柔的一面。

在这以前,这个靖王可是个冷酷无情,手段残暴狠辣的人,从来没见过他对任何女人好脸过。

一直想吐槽的夜祭,再也忍不住了,“殿……殿下,就她这样的……女人……你,你,哎,男女有别,还是让女眷照顾为好。”终还是没说出口。

他都看光了她,何必在讲究这些虚的。

“不需要。”他断然拒绝。

在温润湿毛巾的擦拭下,露出了她的本来面目,焦黄之下,肌肤胜雪,清丽绝俗,这副容颜,顿时惊艳了他。

这张脸让男人一见就记住的惊艳容颜,夜祭扇了自己一个耳光,庆幸没说错话。

他们的殿下是回归人烟了,断袖的帽子也该还了。

好事还是坏事呢!

此时,书萌正昏睡着,光影下她浓密又柔软的黑发,光滑如绸,披散在床头,精致的小脸莹白如瓷,眉弯如柳叶,琼鼻小巧挺拔,唇不点而赤,好清雅的美人一枚。

表情专注地看着床上美人,嘴角微勾,冰山般的面孔一阵冰裂声响起。

殿下真完了,这么多年的清心寡欲全泡汤了。

你当你的爷是和尚!面对女人不动心,那才不正常。

砰……重物落地的声音。

“你干什么?”

“没,没干什么?”

“想吓死她!给我滚远的!滚!”

在景凤羽凶神恶煞的眼神,冷厉的吼声中,夜祭腿脚哆嗦着,惊慌失措间,连滚带爬地滚出了寝宫。

屋里,景凤羽想起在池中,看到她身上纵横交错猩红的鞭痕,新伤旧伤,重叠着,目光又是一缩,浓烈的杀意,再次在深邃的眸子中汇聚,冷酷而可怖。

疼痛让书萌很不安,不停的凝眉,浑身颤抖着。

他再次深深地注视着,五官太精致好看的脸若有所思。

明明是一颗明珠,却要刻意抹上灰尘,遮了她的光芒,她在怕什么,为什么要这么做?

一道暗影从屋外进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