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章 中毒不醒

一个黑衣人过来了,景凤羽敏捷又不失潇洒,飞身跃起,迎上过来的黑衣人。

动作迅捷,干脆利落,哪怕眼前是明晃晃的刀锋,他也没眨下眼,闪避后,手已经扣在对方咽喉,只听咔嚓一声,黑衣人眼睛鼓凸了下,身子一软,被他丢麻布口袋一样甩了出去。

在绝对强悍的武者面前,出手就打到一片,那几个黑衣人围攻他,没有占到半分便宜。

杀了一批又来一批,暗夜中的危机源源不断的朝他们汇集,实际来了多少人藏在暗处并不知道。

这冰山男招惹谁了?要对他痛下杀手!

咻咻咻的箭再次把他们困住,百密总有一疏,一只暗箭嗖的一下过来了,速度相当的快。

反应已经来不及了,书萌想也没想扑上去,那箭矢正中她的手臂,麻涨的感觉顿时席卷而来,双眼发黑,头眩晕。

箭上有毒!怎么这么傻!要为冰山男挡箭!

她撑不住了,翻了下眼皮晕了过去。

正因为她的那一扑,他没受伤。

见她晕倒在地,手臂上插着箭羽,杀红眼的景凤羽,眸中绯红,眼眶欲裂,那双极美的丹凤眼里,弥漫着浓烈的杀气,杀气腾腾,就像从深海滚滚而出的浪涛,波涛汹涌。

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动作间,只见天际云团翻滚,紫色电流在云层间滋滋着响,从天而降。

紫色电流,诡异的阵法,接着几声爆响声,被困阵法中的杀手被炸成了渣渣。

林里恢复了沉寂,浓稠的血腥味在风中飘散……

掩映山水间的一深庭宅院,灯火通明,气氛压仰,忙碌着的人,心里都充满了恐惧和不安,不敢怠慢,摔倒也得连滚带爬的起来尽心尽责。

富丽堂皇,华美奢华的宫殿里,一妖冶的男人,冷厉的眉眼,焦虑地凝着眉头,古井般深邃的眸子,一瞬不瞬地盯着床榻上,双目紧闭,一动不动,一脸污垢的小人。

他握紧的拳头,瞬间击碎了一檀木花几,吓得治伤的秋太医,浑身一颤。

这个虎豹一样冷酷残暴的靖王爷被惹怒了,有人要遭殃,不得好死了。

秋太医擦着擦头上的汗。

“如何?”

“下官已经为小姐解了毒。只是……”秋太医眉头拧着,心里忐忑不安,不知当讲不当讲。

“吞吞吐吐什么,说。”景凤羽嗜血的眸子微缩,而他手上血流不止。

秋太医战战兢兢道,“殿下你的手,下官给你包扎一下吧!”

“不需要。”他不介意地摆手,示意他继续。

秋太医嗫嚅间,心一横,如实道,“殿下,这女子浑身是伤,体内有慢性毒盘踞,长年累月下来,能撑到今天已经是不易了。”

“你说什么?有人给她了下了慢性毒,该死!”声音深寒冷厉,嗜血的眸子杀气浓烈,手上握着从她身上取下来的玉佩,看向一旁的流枫。

流枫会意,拿着玉佩退了出去。

“说!她有救没救?”

“这位小姐身中慢性剧毒,此毒没有解药,原本还有两个月的寿命,如今,弩箭上的毒激化了她体内慢性毒药扩散的速度……下官无能为力,小姐恐怕时日不多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