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章 你还欠我一次

景凤羽眸子一暗。

丑女人,胆子够大,够嚣张,恶人先告状,明明是她凭空落下来,扰了他清静,还怪在他头上,很好。

知道这里早有人,还不走,还要继续污染他的地方,真该死。

书萌朝他挑了挑眉,一副你有种就过来的眼神。

景凤羽的眸子闪了闪,好整以暇地盯着窝在水里只露出头的她,表情诡异冷厉道,“想要活命的,就赶快滚。”

对她耍狠,她才不怕,“切,你别告诉我这里是你的地盘吧!荒郊野岭,想瞎掰,吓唬谁呀。方圆几十里,鬼都没一个,这地当然属于无人管辖区,那……既然是这样,你能来,我为什么就不能来,你管得着么!男女授受不亲,不懂得尊重女人的野蛮人,该滚的是你。”

还有点胆量,敢叫嚣他,他兴趣浓郁地盯着她,看她要玩什么花样。

她嘴角一抽,弄出很大的水花,悠哉悠哉地搓起了澡来,一副,我就是不走,你能拿我怎么样的挑衅态度。

被一个女人挑衅,无视,他冷眸再次暗了暗,朝她过去。

冷厉压迫的气息袭来,这男人不会真的要杀她吧?

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,又有谁能解救她啊!

杀气不断汇聚而来,她不觉打了个寒颤,从他的眼神中看出,这个男人不是在开玩笑!浑身杀气腾腾的,还真惹不起,还是走吧,保住命要紧。

现在想起要走了,晚了!

一圈,又一圈……他也没能抓住她,脸寒如冰的他沉入水底,没了踪影,就在书萌松了一口气时,一道身影从她前面冒了出来,猝不及防,“咚……”

她撞在他胸口,力度很大,他向后仰,她却扑到了他身上。

啊……她触到了那团坚硬。

这也太巧了吧!

还有,这男人,这样都有反应呢,书萌脸刷的一下红了。

慌乱间,再次借力支撑,竟然又碰到了……啊……她像摸到了蛇一样惊慌,向后仰……

然后,“啊……噗……”她被呛水了,双手胡乱地扑腾着。

他把她从水里捞起,她大口大口的吐着水,而他魅惑的眸子盯在她的胸前,两朵含苞待放的玫瑰粉嫩上,滚动着水珠,秀色可餐!

景凤羽一时间眼神迷离起来,眸子在她身上移不开了,虽然小了点,但!很好看。

肌肤赛雪,身材玲珑有致,美感却被道道触目惊心的鞭痕破坏。、

她竟然遍体鳞伤,谁把她伤成这样的?

在他火热的目光中,她反应过来,赶紧护住胸,凶悍道,“流.氓,看什么看,再看我挖了你的眼珠子。”

他笑,冷得让人牙打颤的冷笑,“你摸我两次,我看你一眼,你还欠我一次,小胸女人,这公平么?”

“有种大给我看看。”

看光她,占了便宜还嫌她胸小,不炸毛才怪!

他是男人呢,怎么大!

呃,怎么能说这种话呢,她脸再次发红。

明明脆弱像小白兔,却这般傲娇!她真不怕他?!还让自己大给她看,小女人很有意思!

瞧着她红扑扑的脸,他犹豫着是杀了她还是暂时放过她。

最后他还是放弃了杀她的想法,口气依然冷厉道,“走吧,在我还没想好要杀你之前,你有一次选择逃命的机会,你要还是不要,丑女人,你最好快点做出决定!”

该死的野蛮男人,杀人恶魔,凶什么凶!走就走。

她上岸后,扯了衣服在身上一裹,敏捷小巧的身影一闪,朝山洞外飞奔而去。

从洞里出来,她才发现,她拿错衣服了。

想想细节,该是上岸的地方错了,光线不足的情况下,面对一脸戾气男人的威胁,慌乱间也没仔细看。

回去换,不现实,再说那身衣服已经衣不遮体了,这衣服正好,这不是她的错。

看着那个娇小的身影飞奔离开时,景凤羽迷离着眼,唇角微勾,隐着晦涩的冷笑。

一阵声响在暗夜里汇聚,他眸光一闪,从池中起来。

书萌一路狂奔,一边狂问候着那凶男的祖宗,跑进了一片林子。

人生地不熟,林中光线极差,她脑袋有些蒙圈了,不知朝那方走,而危险却由远逼近。

“咻……”

身后利箭破空响,追随而来,闻声的她,回头一看,妈呀,情况不妙啊,冲着自己来的吗?她这是又招惹谁了?

她赶紧匍匐在地,然后敏捷翻滚,利箭正中前方的树上,那个位置正是她刚才的位置。

果然是冲着她来的。

不是那些人牙子,就是那个妖冶冰山恶男。

不就摸了两下么,又没掉块肉,至于下如此痛手么?该死,这皮囊太小,和她的身手很不匹配,施展起来,很受束缚。

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朝她这边过来。